一张小纸条捡来的闺蜜

那天我准备在一个微信群里分享在尼泊尔旅行的经历,发现年岁久远,忘了些细节。便问遥遥,当年我贴在东措告示板上的小纸条究竟写了哪几个字?她说她也忘了。于是我们分头翻出当年的日记,那些闪着光的记忆又开始复苏,一阵感慨,发现已然八年。
八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明晃晃的秋日,我们因为一张小纸条,在拉萨相遇。
(在路上,他们说我们像是一对twins,说的不是长相)
那年我绕着中国走了大半圏,来到了敦煌。顺理成章,到了敦煌应该继续往西走了。九月是新疆最好的季节,有很多色彩,很多果实,很多歌声,很多漂亮姑娘。雪山湖水沙漠戈壁还有胡杨林,异域般的城镇。到了敦煌不继续往西走,的确有点可惜。
可就是一个闪念,我放下继续西行的计划,转而南下去到西藏。那个瞬间,我躺在敦煌小旅馆的单人床上,窗帘是关上的,窗外暗无天日,沙尘暴刚过。脑海中出现一个场景——我写了一张小纸条,贴在拉萨小旅馆们的告示板上,“尼泊尔,搭班车。不赶行程,随性而至”,落款的地方还画了一个娃娃。我为这个想象不由自主地一笑,想象着有谁会看到这张纸条,有谁看到它会眼睛发亮,之后的事我想象不出来了,早已过了做白日梦的年纪。然而,有什么比这种相遇更美妙的呢?我决定为这个美好想象南下去西藏。
那天我在日记里写道,“不矫情,不高调,默默走路,内心有很明白追求的东西。不包车,不赶时间,充分体味周遭的一切,怀着爱和求知。这样的人,是可遇不可求吧。”
之后我就跑去车站买了去格尔木的车票,在下着雨泛着秋凉的早晨坐上大巴驶向高原。路上虽是荒漠,却有山的惊喜。风化了的大山,流出沙川,却依然气势非凡。又过了一段,大地上浮出朵朵盐花。我喜欢大柴旦两旁透亮的树叶,我喜欢路边金黄的火把。高原稀薄的空气让我精神振奋,所有的信号都在告诉一件事情——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第二天清晨,我坐上去拉萨的火车。2008年的拉萨特别冷清,过了夏天的旺季,八廓街转上三圈也难见到几个游人。很快,拉萨各大冷清的告示板上都出现了我的小纸条们。每天都有一些人联系到我,然后又因种种原因没有走到一起。直到,我遇见了遥遥,她说我们字很像,想要的感觉也很像。
(金秋的拉鲁湿地)
我们约着一起骑车去拉鲁湿地。秋天的拉萨太美,到处都是黄澄澄的白杨。我们在金黄的秋色中踩着单车,一路放声歌唱。
中秋那夜,我们站在平措多人间旁的走廊上,一边看着月亮,一边聊着天。越聊越对味,越聊越带劲。之后这样的时光越来越多,在看得见布达拉宫的露天小餐馆里,在羊湖边的牧民家中,在寻找“日喀则美丽的河”的路上,在老定日睡不着觉的夜里……
她总是戴着一顶粉红色的帽子,穿一件橙色的衣服,后来行头就改了,我们一起穿着人字拖和花裙子在加德满都的路上晃啊晃啊,每天都有奇遇。我总是携我的travel buddy小乖,她后来找到了她的小兔子晃晃。晃晃没有眼睛,但是会用心去感觉。
我们每天睡到自然醒,在泰米尔的大街小巷里逛,各种迷路、找路,去趟杜巴广场走了三天。我们和当地的小孩子一起放风筝。我们在手工鼓小作坊里学打尼泊尔鼓。我们邀请两个流浪儿共进晚餐,拍了合影洗出来送给他们。我们走路去猴庙,在一个定居加德满都十年的澳大利亚人家中喝下午茶。我们搭local bus辗转去到巴克塔普尔,一人牵着一个心型的红气球在古城中逛。为了省钱,我们天天吃那家Just Pass Fast Food,偶尔奢侈一把去Fire and Ice吃一餐pizza. 一切都应了小纸条上的那句话,“不赶行程,随性而至”。晃了十多天,我们终于决定要换个地方了,于是打算去博卡拉徒个步。
(巴克塔普尔的两个红气球)
(poonhill徒步路上)
在博卡拉的傍晚,我们在小餐馆等雨停,主人的孩子聪明调皮。雨越下越大,总没有停的趋势,我们开始用左手写信。小乖写给晃晃,晃晃写给小乖,写来写去,满满一张纸。她给我画像,餐馆的女主人说画得真好。我觉得把我画得漂亮了些,有着美丽的瓜子脸。
晚上雨停,我们在清凉的大街上走路,空气中有种不熟悉的味道,却亲切得很。去徒步起点Nayapool时为了省钱,我们走了很远的路,遇到的每个人都说,还有一公里,却永远还有一公里。身体在闷热中,眼前不远处却是雪山,有不实之感。她总是那么要强,在走Poon Hill小环的第一天,傍晚下起了雨。等雨小了之后天也黑了,好在有两个当地人一直陪着我们,初次徒步的她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却依然背着自己的大包向上爬。我说如果太累就把包给他们帮忙背吧。她坚持要自己背,因为这是她自己的旅行。
离开雪山的那个傍晚,我们坐在车顶上,日落月升。刚好是十五,一路上我们唱着关于月亮的歌,一首一首。多么希望那辆破车永远没有终点,月亮永远是圆。可车总是会到站,月也有阴晴圆缺。她说,有一丝悲伤。缘分已尽。
之后我要原路返回西藏,而她要继续前行去往印度。尼泊尔是我的“大旅行”的终点,而她的“间隔年”才刚刚开始。
离别的那个夜晚,在那个叫不通公路的小村庄,晚饭还没有做好,我们俩在屋里写日记。然后我们唱歌,“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呀握个手,我们就是好朋友。再见!”那么愉快的歌谣,不知为何最后会有这么两个字,“再见!”
也许,这就是旅行。
(小山村,当地人家里)
一年后,我们都结束了各自的长途旅行。曾经分别在广州、上海工作生活的我们,不约而同来到了北京,一起合租,成了彼此生活中最好的闺蜜。工作,恋爱,结婚,生子,我们的生活有种奇妙的默契,总在相同的时间面对相同的议题。我们互相陪伴,共同经历彼此生活中的起起伏伏。
我们再也没有一起长途旅行过了。然而这也很好。就好像走过了千山万水,又回到了最初的原地。

    上一篇:旅伴是最神奇的存在
    下一篇:我不是去杜拉斯笔下的越南
    合作伙伴
    浙江运营中心: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永康街697号亚泰科技园1号楼317
    电话:0579-82793988
    北京运营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华南路6号院 2号 驿丽地杰 长安驿-B座
    电话:010-64199488      010-64199155
    网站运行支持:中国之窗互联网信息中心
    Copyright 2009 zgzc Technologie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3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