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的海豚

达哈卜的时间变得单调了很多,每天没有多少新鲜陌生的面孔可以看,街上的餐馆基本上都已经熟悉了。从几家去吃过的餐厅门口路过的时候老板总是挥着手说:进来坐会吧,我这里可以给你一壶茶,你可以好好看看海景。
早上的时候我和玛丽娜通常会去跑步,走过那道小小的但在镇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的小桥,然后顺着一片空旷无人的咖啡馆和餐厅一直沿着海边往南跑,会路过几家我比较喜欢的餐厅咖啡厅还有酒吧。
从旅馆出门右手边十米远的地方是我最喜欢的一家餐厅,我经常在这里用中餐或者是晚餐,这家餐厅在达哈卜这个海湾的正湾心的位置,靠着海边有四张舒服的餐桌,我每次都会选两个把头的位置,我第一次来这家餐厅是被餐厅的门迎给迷到了才进来的。
我从这家餐厅的门口路过很多次,他总是微笑着对我说:“你好,先生,很高兴再一次看见你,如果你愿意进来坐一会,我们这里有上好的埃及茶可以享用。”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和玛丽娜出门买甜点,玛丽娜幸福地在原地转圈的时候刚好遇到了那个笑容可亲的老板,我们聊了一会,我决定第二天来这里尝尝。
门迎总是腰杆笔直,偶尔有单身不说话的男女客人坐在餐桌上时,他总是很绅士地坐在沙发扶手上,像一个优雅的骑士,但他从来不和客人坐在一起,总是坐在不同的扶手上,身体微微前倾。和客人聊天的时候,他永远带着笑容,淡蓝色的眼眸,真诚地看着对方。他身形消瘦,臂展比常人长一些,经常穿深色花格衬衫,扎在休闲裤里,买单时和我们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买单?好的,你们一共消费了120——美金,怎么样?”
但早晨我们跑步路过这家餐厅,大门紧闭,因为太早了。
穿过桥走三十米是一家我夏欢的咖啡馆,有着美丽的狭长的阳台,正对着海,我经常在这里点一杯茶或咖啡,坐在那写故事。狭长阳台的尽头是两张沙发,永远被情侣们占据,他们或者依偎着亲密聊天,或者一起看书。风大的时候,海浪扑腾着翻滚过来,打在一米远外的鹅卵石海滩上。
海滩上我经常会看到一个蓄着大胡子的埃及人,在和他的狗一起玩,他带着装了几颗石头的塑料瓶子,不断把瓶子扔进大海,黑漆漆的狗一阵小跑冲进大海,努力向那个橘黄色的瓶盖冲去,偶尔浪头打过来,狗鼻子和嘴巴被淹没在海水里,一会又重新冒出来,使劲晃动脑袋,使劲往岸边游。
再往下走,是一家像船一样的酒吧。欧洲人众多,我进去过一次,音乐不错,但很嘈杂,我不喜欢人声鼎沸的地方,所以后来再没去过。
接着走100米,是另外一家屋顶酒吧。放很棒的电子乐,经常做一些techno night或dub step night,因为达哈卜外国人非常多,所以dj很多时候也是外国年轻人。店内的海景很好,我非常喜欢,但因为音响太过巨大,我也不常去。
再走下去就基本什么都没有了。一连串未完工的建筑群,小小的,低矮的,看起来类似酒店,但鲜有施工工人,只有一大群混凝土建筑突兀立在路边。
跑完步我们通常会去游泳。路过住的旅馆,向着镇子的另外一头慢慢走去。有一家我们很喜欢的咖啡馆,在海边,有一排长长的躺椅,我们经常在这里下水,往珊瑚礁的方向游,清晨岸边刚暧和起来,海里有很多小鱼,浮潜时能看到一大群密密麻麻的鱼围绕着你转,侧面巨大的眼睛让人眩晕,偶尔底下的珊瑚中藏着一只只巨大的海胆。
游完泳,差不多是上午十点,我们在咖啡馆晒太阳,我写东西,玛丽娜睡一会,然后我们去很远的地方吃早餐。
那家早餐馆是一家本地人吃早饭的地方。端上来的小碟子眼花缭乱,有酱,有蔬菜沙拉,有红豆汤,有盐腌蔬菜,有黎巴嫩小饼子,搭配红茶和白糖。我们吃得饱饱的,慢慢往回走,这时候出海潜水的人已经很多了,很多人推着小推车,装着气罐、黑色潜水服、脚蹼、面具,在街道上移动。去蓝洞潜水的人们则坐在丰田皮卡车里,装着所有装备,沿着海岸公路一直往前开。
前几天我在旅馆餐厅写故事的时候,孙波过来和我说他们出海去浮潜,看到了一只海豚,说这个地方基本不会有海豚出现,但他们确实看到一只海豚在海面上一跃一跃向前游。晚上我回来后听到很多人都在讨论这只迷路的海豚,仿佛这只迷路的海豚是最近发生在达哈卜最值得津津乐道的故事。他们带着惊讶和幸福的表情讨论海豚的来源,为什么它会迷路,它会去哪里。经过一夜议论后,所有的人都不再提起这件事。
之后我骑车去了努韦巴,回来后海水已经凉了很多,再也看不到很多人在海里游泳了,只剩下一些孤零零的游客在跟随着教练下海考潜水证,海面重新变得安静,海水也已变凉……
有一天下午3点,我出去吃午饭,海面风很小,几乎掀不起一点波浪,一只比正常尺寸小很多的风帆冲浪板出现在light house旁边的海角,上面站了一个小孩,紧接着出现一个坐在冲浪板上划着一只单桨的男人,跟在小孩后面。小孩的风帆冲浪板移动得很慢,男人不慌不忙跟着,快到另一端海角时,小孩的帆板收起来,倒在水里,男人看着他慢慢爬上帆板,用一只小小的双面桨冲着我们划过来,逆着海浪划回light house,重新张开帆板起航,划到一半的时候,小孩落水了,不停在水里扑腾着想要回到小小的帆板上,但一直没有成功。餐厅里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男人慢慢划着冲浪板过去,鼓励孩子自己重新爬起来,20分钟后小孩终于又一次站了起来,摇摇晃晃重新往海边走去。餐厅里的人津津乐道地观看着,小声讨论着。
晚上我在旅馆阳台弹琴,对面楼上的一个荷兰人拿着一把琴闻声而来,他微笑着对我说:“你好,我叫戴维,来自荷兰,我听到你的琴声了,所以过来和你们聊聊。”
我们聊了很久,他讲了很多他在非洲旅行的故事。说起在苏丹和埃塞俄比亚遇到的人,说完,他略带忧伤地说,他快回家了,要赶在圣诞节之前回去。
我们坐在屋顶看着天上的星星,过了很久,他问我:“你知道那只迷路的海豚的故事吗?”
 

    上一篇:我要去月光市集
    下一篇:伊斯法罕的清真寺
    合作伙伴
    浙江运营中心: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永康街697号亚泰科技园1号楼317
    电话:0579-82793988
    北京运营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华南路6号院 2号 驿丽地杰 长安驿-B座
    电话:010-64199488      010-64199155
    网站运行支持:中国之窗互联网信息中心
    Copyright 2009 zgzc Technologie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3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