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险誓不与人同行

这一生,最后值得一提的行走,在2009年。一生只身徒步的我,那年是第一次与人同行,也算对早年自己独闯墨脱的一次回访。我带回1998年的照片,在墨脱我找到当年的一些人,还有一些没找到:有的迁离了这块莲花之地,有的死于险恶的大自然……有些伤感的故事我写出过,没写和家人一路的争吵。这么说吧,我已深知无法与人为伍,我是独惯了。
就说必要的安全意识吧,有人天生就缺乏,当年的老婆现在称老伴儿,我说过走墨脱要快步少停,美丽的表象下蕴藏危险;还说大家走路保持在视线之内。从嘎龙拉进入的第三天有点失控,弟媳、弟弟发神经走得风快,而老婆走走停停落在山弯之后,我返回见她坐在一块挺大的落石上磕鞋底的沙子。后来看到她在日记里说:“他骂了我。我为大家摄像总走在后边,他不理解。最后我走在了前边,他又骂我。我简直受不了:快慢都不行了。我赌气往前走,他们谁都追不上我。路过一处河流时,大树折断了,挡住去路……”
如她所说,她疯了般快步向前,有多快呢?风驰电掣,她气哼哼地超过我、超过我弟弟、我弟媳,像一支射出的箭,一会儿就转过山弯没影了。我没得说,只一个字:追。撵过了弟弟和弟媳,要不是遇见山洪挡住了路,我根本没指望追上她。
一些人站在瀑布前,山洪把山崖上的树整个冲倒了,横在路上,山洪淹过路面,在路弯下形成跌水,顺深谷而下。我远远看到她走近人群,在人们惊异的目光中往前冲。人们喊:“不要命啦,危险!”
这悍妇以一种不知死活的决绝直奔激流。我知道喊是喊不住她的,只有尾随她下水。尽可能地靠近,或是一同过去,或是在她出危险时挽救她一把,只能这样了。
她也没想到水流这么深,一下去就没了大腿,她斜挎着便携式摄像机,扭曲着身体试图挪腿,斜向的冲力超乎她的想像,于是被冲倒了,她是个旱鸭子。一瞬间我从后头扑上去拉起她。她全身湿透还在甩手:“不用你扶我!”
后来她在日记里说:“赌气时我真想让大水把我冲走算了,活着真难。可我还有女儿,还有父母,他们怎么能接受?离墨脱只有一步之遥了,我梦想了好多年。这是全国唯一不通车的县,我多想看看人们生活在这样闭塞的环境中是什么样啊!”


全乱了。没有事先对危险的评估,没有预案,一家四口相继冲过去了。没出事真算万幸:也就是摄像机进水,一对拖鞋冲走了。事实上弟弟也冲倒了,一瞬间我和几位专业救援者(不知啥时候来的,穿着统一橘色的衣服)把他扶起。
后面的路仍是吵,墨脱U形的山谷像是扩音器放大了我们的嗓门。头顶丛林中传来门巴族的尖叫,像是幸灾乐祸。我们在吵架后的沉默中走到80KM,汗水和无孔不入的雨打湿了我们。
“开会开会!”在没有火塘的木屋里我气急败坏。我说这算什么队伍,没法带了,老子不伺候啦!我还说了什么,我说了好多。连日来每天湿透的衣服和鞋袜挂在木栏杆上,在整夜喧嚣的江流声中我后悔与人同行,觉得自己和他人、哪怕亲人也不属于一种动物。
糟糕透了。
就这样吵到墨脱。远远望见八瓣儿莲花中心墨脱的白房子,天空短暂地晴朗,弟弟和弟媳瘫倒在路上。
后来他们租车回去了,我和老婆继续走,完成了顺时针从嘎龙拉到多雄拉的路程。其间我掉河里一次,弄湿了相机和大部分照片。听到“反穿”这个词在第七天,记得拐过一个山弯看见吊桥,跟另一个队伍的前锋相遇。那个男孩迎面看到我们扭头就往回跑,惊呼:“反穿!反穿!(一般穿越从派区徒步四天到县城,再搭车到波密县,我们则反向徒步八天)”
被虚荣蛊惑,走在前头的我一跃跨上站满男女学生的吊桥,他们纷纷竖起大拇指。孩子们挡在桥头,老婆从斜侧面跳上桥面,忽然滑倒,一条腿踩空,半个身子悬在没有护栏的吊桥边缘。也就是一瞬间,几位学生伸手把她拉回桥面。大家往下看惊出一身冷汗。此后半生我无数次在半睡半醒中看到她坠落的画面,实际上,虚草掩映的桥与岸的交界处,直接就是峭壁,近百米下的马尼翁河汹涌汇入雅鲁藏布江,一路向南奔向印度。我说了,这里危机四伏,不然,这就不是墨脱了。
这女人永远理解不到这一点。我咬牙切齿地发毒誓:再也不会带这个人走险了。退休后我和老伴儿云游四方,但像墨脱那样的险路再没带她走过——她从来就不是个省心的伴儿,没一次不吵的;我独惯了,再让我只身徒步我老了,不再有一人面对险境的能力,与人结伴,得慢慢来。这是一生老跟着我的妹妹,除了老伴儿,也没有更适合结伴的了。
最后争吵在积雪的多雄拉之巅……她磨磨蹭蹭地玩,我催她快走,争吵的喊声招来传说的狂风暴雨。下山中我的膝伤犯了,拄着她和我自己两根登山杖,像瘸腿的走兽,下山后她喊我,抱住我哭:“太苦了,太苦了……”
我的眼泪为自己的膝盖流:我知道,再也不能独自翻山越岭了。
我是独惯了。
老伴儿此生只一个。凑合吧,能走动的日子没多少年了。
 

 

 

 

 

 

 

 

 

 

 

 

 

 

 


    上一篇:分开的旅行和捆绑的山野
    下一篇:酒友胜过旅伴
    合作伙伴
    浙江运营中心: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永康街697号亚泰科技园1号楼317
    电话:0579-82793988
    北京运营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华南路6号院 2号 驿丽地杰 长安驿-B座
    电话:010-64199488      010-64199155
    网站运行支持:中国之窗互联网信息中心
    Copyright 2009 zgzc Technologie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3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