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豪宅娶老婆,菜地藏着80万…这个公司多名高管携款潜逃!

“钱又没有了。”两年前,传销头目刘海萍(化名)落网时,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披着“民间互助理财”外衣实施传销,刘海萍及同伙在短短两个月时间迅速聚拢起数千名传销人员,通过一个人为可以后台操作的网络平台,玩起了“钱生钱”游戏。

随着游戏崩盘,这个隐秘的传销团伙,渐渐浮出水面。

烟台市公安局莱山分局快速反应,在公安部经侦局的指挥下发起全国集群战役,将这个传销团伙一网打尽。

该案被列为公安部部督案件,先后在全国各地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30多名,主犯全部落网,追缴赃款2300余万元,查封、扣押住房、车辆若干。

2019年4月4日,该案由莱山法院审理,该犯罪团伙中涉案的23人被依法作出判决,以刘海萍为首的10名主犯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获实刑及巨额罚金。

买豪宅娶老婆,菜地藏着80万…这个公司多名高管携款潜逃!

传销老手的“钱生钱”游戏

小宋告诉民警,“大润生物科技”是一个“民间互助投资”平台。公司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制作了一个网上运营平台。新会员必须实名加入,每人投资额度为1000至20000元。投资后,什么都不用做,钱就可以增值。增值周期为5天,收益率为20%。进入增值期需要排队,排队需要交300元激活会员资格取得排单币。

也就是说,如果会员投了1万元,5天后就可以收回1.2万元。这种极为诱人的高额回报,来自不断加入的新会员投进来的钱。5天为一周期,出局后重新排队。

想要多投资获得更多的回报,就要不断发展新会员加入。没发展下线的,只能投资1000-5000元。发展5人以上的,可以投资1000-20000元。

从表面上看,这个平台称之为民间小额投资互助平台,会员投入的钱从平台上看都是会员之间相互赚钱,公司没有拿会员的钱。

刘海萍是整个传销游戏的核心,她负责租用办公楼,招聘客服,给员工发工资。实际上,每天,新会员投到平台上的钱,有6%直接从后台拿走。这部分钱,分给刘海萍40%,作为刘海萍的分润和公司日常管理费用,其余则由公司几名高管瓜分。

以新会员一次投资100万为例,其中6万被直接抽出来给刘海萍及其高管。余下在平台上匹配给上线,让满5天的上线携20%的高回报及本金出局。

经侦民警调查发现,公司高管基本都是长期从事传销的人员。有自己的团队,有的还做过自己的传销平台。他们手下都有几百甚至上千名相信传销会让自己一夜暴富的传销人员。他们疯狂地向平台上投钱,又疯狂地发展新会员。有人为了多投资,同时使用了几十张身份证在后台注册新的会员名。

但是,总有人为所有人的分钱游戏买单。2017年6月,后加入的会员发现平台不再为他们返现,开始聚集到大润生物科技总部要说法。这些传销人员心知肚明,只要再拉来新的会员,平台就有启动的一天,他们就可以继续不劳而获,继续分钱。

所以,在现场面对民警的询问,没有人愿意道出实情。而此时,公司多名高管已经狂赚百万甚至数百万,携款潜逃了。

可怕的是,大润生物科技公司2017年4月成立,到案发时仅两月时间,该案已在内蒙、河北、吉林等20多个省份发展会员26000多人。

2017年6月15日案发当天,莱山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侦办此案。依旧坐阵公司继续发财梦的刘海萍戴上手铐的第一句话就是:“钱又没了。”

梦想一夜暴富的一群人

一辈子梦想暴富的刘海萍,没想到苦心经营得来的500多万元在身上还没捂热,便离自己而去。

这个出生在长岛的中年女人,投资海参养殖失败后,一直在寻思快速致富的办法,直到她认识了资深传销人员陈海洋。

已经40岁的陈海洋曾因参与组织传销罪,在内蒙古被判刑。出狱后,他不思悔改,依旧沉迷传销。他巧舌如簧的把钱生钱的传销法则灌输给了刘海萍,由刘海萍打造平台,陈海洋则拉着数千人的传销大军入伙,让这个平台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迅速壮大。

在平台里,陈海洋如水蛭吸血,迅速把自己喂饱。这个原本一穷二白的中年光棍,短时间内给自己找了一个漂亮媳妇,又在开发区高档小区全款买下豪华住宅,成家立业。然而,不义之财来得快,散得也快。案发后,陈海洋被判入狱7年,妻子随后与他离婚,财产被全部罚没。

公司副总裁吕小林,原本是黑龙江的一名退休干部,2015年因参与传销被判刑。本案案发前,已经赚得上百万的吕小林和妻子跑回了内蒙古赤峰老家。他先花30万元给儿子买了一辆高档轿车,余下的钱不敢带在身上,用老母亲的身份证存在银行一部分。另一部分放进铁桶,深埋在自家菜地里。民警后来在菜地里挖出了80多万元现金。

“技术男”的敢与不敢

刘雷是本案主犯中唯一一名年轻人。1989年出生,到案时,他的孩子刚刚出生没多久,妻子还在坐月子。

刘雷毕业于南方一家中专,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对编程方面的精通,让他在圈内小有名气。刘雷被公司一名高管拉入伙,主要负责平台的开发与维护。

自负的刘雷在设计平台时,故意留下了漏洞,并把这个漏洞告诉了自己的亲友。利用这个漏洞,刘雷的亲友在平台上疯狂获利。在案发前,平台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问题,有人建议刘雷将后台数据删除。然而,考虑再三,刘雷最终没有敢把这些重要证据删除。

案发前,刘雷与好友一起逃到了栖霞,后在潍坊落网。非法赚取的500多万元一分未花,全部退赃。

公司高管衣某从事传销多年,本案获利190多万元。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样赚来的钱迟早会被警察找回去,既不敢花,又不敢存进银行。后来,他听信别人建议,以为钱买了保险就不会被追缴,于是便拿出50万元赃款买了保险,案发后被全部追回。

经侦君提醒

如何识别传销犯罪

骗局一:挂羊头卖狗肉

这是最传统的传销,多以销售护肤品、保健品、日用品等的名义发展下线,目的就是瓜分下线缴纳的入门费。一旦交了入门费,那后面卖什么东西、提不提货、有没有使用价值,都无所谓。这种以产品为噱头,实则是拉人头的传销,叫道具型传销。

骗局二:超级工程带你富贵带你飞

这类传销多打着相应国家政策号召的旗号,歪曲利用国家经济政策、区域性发展政策,以“资本运作”“投资工程项目”等为名的传销活动,可以说是“最泛滥的传销”。

骗局三:善心变魔心

这类传销常常以“慈善救助”“爱心互助”等为名而进行的传销。他们号称有官方背景,披着伪慈善外衣,大玩“资金互助”游戏,欺骗善良群众上当受骗,可谓“最无耻的传销”。

骗局四:虚拟货币类炒升值

随着比特币被热炒,这种以投资“虚拟货币”升值为噱头,打着科技创新、金融创新等幌子,借助于网络,以电子商务为包装掩护的传销活动,是当前“最时髦的传销”。

骗局五:免费午餐吃不吃

如果有人承诺你“购物100%报销”,那你就要小心了。这些传销组织打着电商或者微商的旗号,依托网络商城,用少量商品为道具,以“消费返利”为诱饵,引诱人员加入。可以说是“最隐蔽的传销”。

骗局六:金融互助,我骗人人,人人骗我

金融互助类传销以“资金盘”的俗称扬名网络世界,号称打造互助共赢平台,参与人必先“舍”后“得”,最明显的特征是发展“下线”。它是金融诈骗犯罪与传统传销相结合的产物。金融传销将传销的方向和设计点集中于资本,大玩资金游戏和金钱刺激,让更多的参与者深陷其中,无法“破局”,可以说是“最狡猾的传销”。

骗局七:红包变炸药包

玩网游、抢红包是很多人喜欢的休闲方式。但当它们和“互联网金融”“游戏理财”挂在一起,谎称可以边玩边“致富”,那就是个骗钱的坑。此类传销 最大的特点是加入门槛低,玩家之间通过扫二维码加入游戏顺序,形成上下线关系,下线在游戏中消费,上线可抽取不同比例佣金,形似“金字塔”,可谓是“传染最快的传销”。

(文中人物全部为化名)

    上一篇:幼儿园里的冷暴力,孩子在默默承受,大部分家长却并不知道
    下一篇:女子坐动车因矛盾用开水泼前座乘客“打回去”是用生命去买单
    合作伙伴
    浙江运营中心: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永康街697号亚泰科技园1号楼317
    电话:0579-82793988
    北京运营中心:
    地址:北京市健德门城建开发大厦东座3层
    电话:010-64199488
    网站运行支持:中国之窗互联网信息中心
    Copyright 2009 zgzc Technologie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3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