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鸟瞰中建岛 琚振华摄

面积不足1.2平方公里,海拔1.7米,在中国版图上中建岛小得就像一粒沙,洒落在南中国海,在九段线内你需要拿着放大镜才能找到她。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虽为一粒沙,中建岛却扼守着通往东南亚的海空要道,是祖国南大门一道不可忽视的海防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老兵张孝伟说,在局势紧张的那些年,他和战友们春节都是荷枪实弹在码头上吃年夜饭。

当年人民海军7人小分队远涉重洋前来驻守。没有营房,官兵们就住在附近海域一艘搁浅的废弃商船上。直到中建岛守备队正式成立,后守备队营房主楼建成,官兵们才从旧船里搬迁上岛。这一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国家也从此步入了一个新的春天。

巫瑞孔是第一批18名踏上西沙中建岛的老兵之一,他一生当中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在有着风岛、沙岛、火岛、荒岛的之称的中建岛上,种活了第一棵树。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中建岛上存活的第一棵树 彭洪霞摄

那是1979年5月,全岛官兵种植了800多棵树苗,只有巫瑞孔的“独苗”活了下来。他用运送到岛上建菜园剩下的黄土培植树,他去厕所掏大粪作基肥,他把洗漱省下来的水浇灌树苗……而这颗树苗没有辜负他的辛苦付出,最终存活下来,成为中建岛第一树。

正是这不到百分之一的生机点燃了官兵的希望和热情,1982年中建岛官兵种出了第一棵椰子树,新华社为此向全世界播发消息。二十年后,中建岛收获了第一个椰子。

现如今,中建岛官兵已经种活了5000多棵马尾松、489棵椰子树、 1000多棵羊角树和抗风桐、2万多平方米爬藤和海马草,把昔日寸草不生的荒岛变成了海上绿洲。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昔日荒岛变绿洲 彭洪霞摄

就在巫瑞孔种活岛上第一棵树的这年,邱华在福建一个农村家庭出生了,他是目前在西沙群岛服役时间最长的兵,从1999年到2019年,整整20年。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中建岛守备队通信班长四级军士长邱华

这位农村青年原本打算在部队干两年,然后就回家投身市场经济的大潮,但一位名叫刘正深的浙江籍老班长改变了他。

刘正深每年早上五点半起床,比别人早起半个小时,一个人把营区打扫得干干净净,日出日落始终如一。

三个月以后,刘正深退伍,全营官兵都到码头列队送老兵。刘正深突然从队列里跑了出来抱住珊瑚岛主权碑,在界碑下抓了一把洁白的沙子放到军帽里,他说要把它带回去珍藏一辈子。

老兵坐上船驶离码头,就在船离港的那一瞬间,刘正深抓着船舷大声呼喊“祖国,我爱你!西沙,我爱你!珊瑚岛,我爱你!”一直到船驶出港口,刘正深还在拼命呼喊,声音回荡在海天间。

眼前的这一幕深深震撼了邱华,他决定留下来,探寻为什么老班长对这片海爱得如此深沉。三天后他向连队递交了留队申请。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中建岛小小的码头连着官兵对远方的牵挂 彭洪霞摄

2006年3月,邱华从珊瑚岛调到中建岛。“岛上没有几棵树,很荒凉。”喜欢文学作品的邱华,把心中的孤寂,都诉诸于给女友写信的笔端。

那时候岛上只有一部电话可以和外界联系,而且还要通过永兴岛往外转接。每到周末,整个西沙群岛的官兵都渴望通过永兴岛话务站和家里通上电话,算下来每个人也只有两三分钟的通话时间。邱华于是决定干脆写信。

热恋中的邱华每天给女友写一封信,补给船25天来一次,他就写好了25封信,45天来一次,他就写了45封信,委托补给船代为邮寄。女友也是一样,补给船隔多少天来一次,邱华就收到女友多少封信。

收到信,邱华很激动,他舍不得一下看完,每天只看一封。看完还要和战友一起分享。“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在那个精神食粮匮乏的年代,分享来信是战友间最开心的事。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如今中建岛通了4G网络,官兵们实现了与家人视频通话。

和“文艺青年”邱华相比,郭丹阳显得比较沉闷,他很少写信。2005年,由于光缆出现故障,中建岛和永兴岛的通信断了8个月,郭丹阳熬了熬就过去了。

2008年奥运来了,整个中国都沉浸在举办奥运的喜悦和忙碌中,各项基础建设迅速完善。这一年,中建岛上通了手机信号,先是移动上岛,接着电信也来了。

邱华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当他拨通女友的电话时,女友以为他是骗子。“写了那么多年信,突然听到我的声音,她觉得不真实。”

邱华和他的战友们说,2007年好像是个分水岭,2007年以前的小岛是闭塞的艰苦的,2007年后的小岛变了模样:海水淡化系统上岛,官兵们告别了用水难;空调进班排,官兵晚上睡觉可以吹上惬意的冷风。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绿树成荫的营区 彭洪霞摄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空调进班排宿舍 彭洪霞摄

时间到了2012年,岛上的条件更好了,通了3G,官兵终于可以和家人视频通话了;现在通了4G,用邱华的话说“网速快了,看到家人的鼻子终于不是歪的了”。

通讯条件的变化固然令人兴奋,让郭丹阳更开心的是新装备上岛。那年某大型装备上岛,让郭丹阳有些手足无措。“那么贵的东西,整坏了呢?”郭丹阳用略带东北口音的语气说,“明显感觉操作跟不上,不敢值班。”

装备的更新倒逼着人去抓紧学习。有三个月的时间,郭丹阳没有出过值班室。他在装备旁边支起一个行军床,没黑夜白昼地学习。三个月后,郭丹阳总算把两型装备的性能摸透了,把附近海区的情况也摸透了。“大概也就是三四个月,基本形成战斗值班能力。”

郭丹阳是中建岛岛龄最长的兵,从19岁上岛,他在这个不足1.2平方公里的地方呆了16年。常年与机柜为伴,今年34岁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显得沧桑。作为独生子的他,为什么能在中建岛坚守16年?郭丹阳说,首先跟军人提高待遇有关。

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大幕也随之拉开,提高军人待遇成为改革中的共识。“讲待遇,我感觉一点不丢脸!”郭丹阳说,正因为国家给军人的待遇越来越好了,才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投身部队。“我们的工资提高了,可以让我们不用顾及家里面更多的事儿,可以更安心在这里服役。”

营长范期宏坐在正对码头的凉亭里,望着眼前的大海,他开玩笑说:“别老写我们中建岛上苦,总是说苦谁还愿意来这里呀?你看现在我们的工资待遇提高了,我们守着眼前这个比马尔代夫还美的海景,挺好的!”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中建岛守备营营长范期宏 彭洪霞摄

在岛上采访的几天时间里,范期宏看上去总是那么乐观洒脱,但言语间,我们总又感觉到这份洒脱的背后好像隐藏着什么。

上世纪90年代,中建岛曾流传过“三封电报”的故事:1991年11月,原守备队队长刘杰奇,连续收到“父病重!父病危!父病故!”3封加急电报。当时因为气象恶劣不能下岛,他强忍悲痛,含泪把电报锁进抽屉里。

第15任指导员张昭华的母亲病危,也因为交通困难不能回家,张昭华在白茫茫的沙滩上向北方长跪不起。

时间来到2011年,还是因为海上寸步难行的交通,范期宏也留下了终生的遗憾:没能和他患病的父亲见下最后一面。

“不是不想回去,确实回不去,海上六七米的浪,走不了。”2011年,寒潮从3月一直持续到4月,范期宏眼巴巴从3月底一直等到4月17日船才来。

4月20日下午,当风尘仆仆的范期宏赶到家时,父亲已在这天的凌晨病故。这成为范期宏一辈子都不愿意去碰触的记忆。

亲戚朋友都不理解,作为家中的长子,范期宏为什么就不能早点回家?对于生活在内陆的人,他们很难理解在海上的交通到底有多难?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在岛上已经服役14年的雷达兵张孝伟 彭洪霞摄

2006年4月,新兵张孝伟和指导员王凤民在琛航岛准备乘护卫艇上中建岛,护卫艇艇长告诉他们明天一早出发。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天还未亮,指导员赶紧叫醒张孝伟说:“快!我们去上船了,一会儿六点钟船要出港啦。”

可当张孝伟和指导员匆忙收拾行李,来到码头准备登船的时候,发现船已经不在了。原来,昨晚3点钟的时候,护卫艇已经紧急驶回三亚军港躲寒潮去了。

当时还是新兵的张孝伟无法体会指导员内心的失落,他只是看到指导员一个人站在码头,目光空洞,迟迟不愿离开。

他们在琛航岛等完台风又等寒潮,“一个接一个的寒潮,把我们的心都吹碎了……”

张孝伟和王凤民在琛航岛等船足足等了一个月零一个星期,终于等来了一艘护卫艇。第二天又是一大早,指导员照例催促着张孝伟赶紧上船。船开起来之后,100多吨的护卫艇在三到五米的巨浪里翻滚,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由于晕船,张孝伟闭着眼、躺在船舱里一动不动,时间大约过了两三个小时,王凤民突然兴奋地跑进船舱把张孝伟拉起来说:“孝伟,跟我去甲板,我要给你介绍介绍中建岛。”

张孝伟揉揉眼睛,满脸不解地说:“指导员,你没骗我吧,不是说中建岛上寸草不生,怎么这个岛上长了这么多树,跟琛航岛一摸一样呢?”

这时,船长在一旁突然笑了起来,他说:“指导员,你不是在搞笑吧,我们的船又返航了,现在已经回琛航了。”

张孝伟看到指导员的脸一下子变了,“那种失落感,说不出来的味道,想哭的感觉……”

就是因为在海上交通如此艰难,郭丹阳三次推迟婚期,邱华错过了回去和女友登记结婚。

在这个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天涯哨兵”守了40余年

某连指导员陈子民的妻子乘坐直升机上岛团圆

为了让岛上官兵少留一些遗憾,后来上级决定为他们开辟一条空中通道。2016年建军节前夕,一架直升机缓缓地停在中建岛停机坪上,载着守备队指导员白军飞的妻子、军医成佳鹏的妻子,她们成为首位登上中建岛的官兵家属。

家属上岛,整个小院都活跃起来了。教导员刘长文说:“嫂子们跟我们一起包饺子,篝火晚会给我们当主持,平时常到炊事班帮厨……大家都很开心,官兵们干活更起劲了。”

现如今,无论是家属探亲还是如遇紧急情况,小岛官兵拥有了向上级请求直升机的权限。

从成立之初,历时40多年中建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范期宏说:“现在我们可以与世界同步了!”

    上一篇:百度,我们还能相信你吗?
    下一篇:提升风云卫星水平 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合作伙伴
    浙江运营中心: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永康街697号亚泰科技园1号楼317
    电话:0579-82793988
    北京运营中心:
    地址:北京市健德门城建开发大厦东座3层
    电话:010-64199488
    网站运行支持:中国之窗互联网信息中心
    Copyright 2009 zgzc Technologie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3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