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遭传唤进派出所六小时后死亡,玩忽职守必须付出代价

4月19日深夜,53岁的宁波男子俞伟国因酒后与小区保安发生争执,被警方传唤到了浙江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钟公庙派出所。按理说,俞伟国涉入的不过是一起小小的民事纠纷,本应很快就能重获自由。然而,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受传唤6小时后,俞伟国死了。

一个走进派出所时还生龙活虎的中年男子,出来时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这样的结果,任何人都无法轻易接受。对俞伟国的家人来说,这个残酷而意外的结局,更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面对这样一起离奇的死亡事件,最可疑也最应被调查的对象,就是当时负责传唤、看守俞伟国的警方人员。而俞伟国的死因,以及其死前与警方人员的互动,更是判断这起事件性质的关键。

6月11日,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了俞伟国的尸检报告,并对俞伟国死前的情况进行了披露。报告显示:俞伟国系因自身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肌桥合并心脏肥大,在醉酒、头部损伤及人为控制等因素作用下促发心功能障碍死亡。报告中提到的“头部损伤”,是俞伟国被传唤之后,主动以头部撞击玻璃门造成的损伤,而“人为控制”,指的则是警方人员以拘束带等工具对俞伟国进行限制的行为。

此外,报告专门提到,俞伟国在死前曾经几度提出自己患有心脏病且感到不适,要求到医院就诊,但涉事协警却一直未予理会。更恶劣的是,在请求就医未果之后,俞伟国一度试图咬舌,没成想不仅没能引发看管人员的重视,还被看管人员按住头部及四肢,强行在口中塞入了毛巾。结果,就在俞伟国被口塞毛巾几分钟后,其身体便出现了明显异常,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

从报告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俞伟国的死亡,绝对不是一起无端发生的意外事故,而是与涉事协警的所作所为有着直接而密切的联系。俞伟国作为心脏病患者,在接受传唤后自我伤害,固然不是警方的责任,但是,警方对俞伟国做出的拘束与限制,却与其最终发病身亡有直接关系。最重要的是,俞伟国在死前曾经多次向在场人员提出就医需求,在场人员却对此置若罔闻,甚至加强了对俞伟国的约束,这才导致俞伟国错过了最好的抢救时机。涉事协警的这一系列不当行为,都是官方报告认定的事实,因此,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此才能维护警方和法律的尊严。

7月2日,新闻报道了浙江宁波鄞州区监察委对此事的处理意见。当地监察委经过初步调查,认为钟公庙派出所的6名涉事协警涉嫌玩忽职守罪,已将有关材料移交检方处理。监察委的处理意见,可谓是对尸检报告披露出的一系列信息的有力回应。这一回应,打消了人们对事件真相是否会被遮掩,涉事人员是否会被包庇的担忧,清楚、明白地指出了警方人员的失职。而这也意味着这起事件已经进入了司法流程,为此,当地公检法机关还需积极推进这起案件的办理,如此才能尽快让那些辜负了自身职责的警方人员接受法律的审判,为其草菅人命的冷漠做法付出代价。

值得注意的是,俞伟国死亡之后,他的妻子曾向涉事派出所索要现场监控录像,但遭到了派出所的拒绝。警方的这种做法,难免给人以瓜田李下之感,使得俞伟国的妻子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感。如今,事件真相大白,调查机关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公正,回头看去,便会发现,当时的遮掩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公权力只有在阳光之下运作,才能充分取信于民,这个道理,还需进一步普及。

    上一篇:香港警方行动,已拘捕11男1女
    下一篇:新车被熊孩子划伤,车主反遭家长投诉,网友不淡定了
    合作伙伴
    浙江运营中心:
    地址: 浙江省金华市永康街697号亚泰科技园1号楼317
    电话:0579-82793988
    北京运营中心:
    地址:北京市健德门城建开发大厦东座3层
    电话:010-64199488
    网站运行支持:中国之窗互联网信息中心
    Copyright 2009 zgzc Technologie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36336号-3